深切怀念余仲九老师
2022-06-02

深切怀念余仲九老师
  
  杨永昌
  
  “一瞬曙光成夕阳”,俯仰之间,我们敬爱的老师、可亲的同志、诚挚的朋友余仲九老先生离开我们20年了。他历次在我们农工党支部组织生活会上的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还活在我们的记忆和怀念中。
  
  余仲九老是农工党在万州建立组织早期发展的党员之一。建立文教支部时,他就是支部委员。1987年8月我入党第一次参加会议时就荣幸地认识了他。中午吃午饭时,他非常热情地来招呼我入座。从那以后,每次农工党活动都能见到他。一直以来,他们这一批老党员还包括陈一屛、刘农耘、王树范、王序伦、冯天骧、安兆恩等,个顶个都是支部活动的积极分子,为我们树立了作为一名农工党员爱党如家的光辉榜样。只可惜天不假年,他们一个个都先后离开了人世,使我们支部接连遭受巨大损失。
  
  余仲九老最热心党务工作。农工党的许多社会活动他都作为头面人物积极参加,就如同我们现在说的形象代言人一样,他就是我们农工党组织的金字招牌。许多后来入党的同志多受到他的感召、影响和吸引。他是诗书画印俱绝的享有盛名的大家,社会资望高,社会兼职多,社会活动多,是个大忙人,日程常常很紧,时间相当宝贵,但是,只要是农工党的活动,他从不缺席,即使暮年老病之身,拄棍夺棒也会坚持参加。当年,组织上把撰写农工党市委志的任务交给他,他二话不说,慨然接招。那时电话未普及,党员联系不便,收集资料很困难,但他不辞千辛万苦,最终圆满完成任务,还获得市志办奖励。那个时候,支部常联系一些单位开展活动,受到一些单位的热情接待。余老常常当场挥毫,留下墨宝,代表支部答谢,给了支部活动以很有分量的支持。每逢支部换届,他都积极推举新人,鼎力支持新班子继往开来。
  
  余仲九老满腹诗书,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早年即有神童之誉。但他为人低调,着装简朴,待人接物,谦恭礼让。他谈吐幽默风趣,寓庄于谐,常出口成章,语乐四座。他襟怀坦白,笑对人生,虽历人间坎坷,但从无怨艾之忿。以乐观豁达、与人为善的君子之风,彰显一身清风正气。他出现在哪里,那里就有满堂春风的愉悦和谐,就有一种感人至深的气场,也有一种知识与智慧的传导能量。大家都爱听他的发言,都乐于和他交往。从文教支部到文艺支部,从四川到重庆,我们支部能长期先进,红旗不倒,都有赖于余仲九老等老党员们起到了中流砥柱和传帮带的作用。
  
  今天,我们纪念余仲九老,就要继承和发扬他可贵的精神、品德、情操、和敬业精业的匠心实功。学习他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站位,学习他对农工党组织的无比忠诚、热爱和眷念。他是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记得2000年,我们开办前进诊所,他那时身体已不大好,但仍然抱病为我们题写了前进诊所的店牌。在他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他还来到望江水厂,参加支部在那里举行的活动,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支部活动。2002年,潘文生主委邀请区委统战部主要领导带领农工党人去余仲九墓地祭扫,大家所见到的墓地碑刻都是余老生前自己写就和安排的,足以说明余仲九老对生死的坦然大度。
  
  余仲九老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要像他一样做新时代履职尽责的农工党员,打造形象好,作用大,影响力强的农工党基础组织,彰显农工党人的风采,以“强国有我”的奋斗和奉献行动,创造出色成绩,迎接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农工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

[现有594人访问]  [打印]  [关闭]